将已未已

头像是我家cp@秋山沢的٩(•̤̀ᵕ•̤́๑)

她是我的宝藏!

衰于艳阳最好的火候。








屯文的小窝请走@壹耳

一个迟到的答复

想了想在评论里答复实在是对 @秋山每天都在画作业 太太的不尊重,私下里也没有正面回答,很抱歉QVQ,虽然很晚了但是还是想着要发出来。

其实太太的意思很明确,只不过是我自己神经大条弧还长……

因为我对自己实在是没有多大自信说能得到别人的喜欢,有时不该说的话就不经大脑一下子就冒出来了,自我厌弃一下。

所以看到那条更新的时候我压根没往cp的方向想啊呜呜呜!

这么晚才正面答复真的!抱歉!

希望以后多多关照啦w

*好了接下来是秋山吹的发言时间。*

秋山太太你真的非常好啊!!人特别可爱!!画画也!!炒鸡好看!!我何德何能啊【暴风式哭泣】

想把秋山太太吹上外太空!!

【太芥日常贩糖机(我管他是几呢反正是更新)】

☆太芥only。

☆黑时宰的背景设定。

☆依旧傻白甜+短小。

★ooc属于我,小天使们谨慎操作。

  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芥川君,太宰先生说这是你今天训练需要用到的道具,麻烦你拿过去啦!请轻拿轻放哦!”

       芥川接过沉重的箱子,里面的物品由于颠簸“骨碌骨碌”地滚动起来。

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炸弹?

       ……算了,无论怎么千奇百怪的猜测……都将会……

       黑色的风衣在空中划出一道利落的弧线,垂在鬓两旁由黑渐白的两缕头发也因为转身的动作而飘散,漆黑的瞳孔如深渊诱人坠入,面色苍白的青年步伐匆匆而面色坚定。

       就算是炸弹又如何?无论怎样……一定要得到那个人的认可……而且……如果连平常这点小训练都不行的话……更别说实战了!

       青年咬了咬牙。

       太宰先生……我一定会……获得你的认可!

       说起来,港黑本来是有专为新人设立的训练室,方便芥川等新人们更加快速的掌握实战的技巧,但太宰却说“等到芥川得到我的认可了,再考虑训练室吧”。

       得到您的认可???那是什么概念!!!实力起码可以单枪匹马的挑掉敌方的一个据点好吗?!训练室还用来干嘛???吃吗???港黑的部下们十分茫然。

       忙着哄爱丽丝穿小裙子,所以太宰把那间空出的仓库当作训练室的申请递上来的时候,首领森鸥外直接签字了事。

       自那以后,港黑物管部的修缮人员特别忙。每天都是。就是女朋友都怀疑她自己是不是被戴了原谅色帽子的那种忙。修缮的小哥表示很委屈。

       “哈!吃我一记暴击!”芥川看着拿着PSP打游戏打得手舞足蹈的卷发男人,手不自觉地握紧,随时警戒着男人的动作:“太宰先生。”

       “哦呀,是芥川君呐,”太宰继续手舞足蹈地打游戏,“今天的训练是削桃子呢~”说完扬了扬下巴,示意芥川打开刚才抱过来放在一边的箱子。

       “桃……子?”芥川难得的露出了迷惑的神色:不是炸弹?不过芥川还是遵从太宰的指示打开了箱子。

       果然是一堆白里透红的桃子在箱子里滚来滚去。

       “太宰先生这是要考验在下的生活技能?”芥川更加茫然。

       “哈哈哈!芥川君真是可爱,”太宰看着屏幕上一闪而过的“win”的字样,随手将PSP揣进口袋里,从箱子里拣了一个桃子抛玩着:“是削桃子,但不是用刀,是用你的异能力,罗生门。”

       运用的精准度吗……芥川垂下眼,睫毛遮住了深渊最为黑暗的部分:“好的,太宰先生。”

       在罗生门把第四个桃子削得基本上只剩下核的时候,芥川的额头布满了细密的汗珠,氧气像是快要在周围消失殆尽一样,他快喘不过气。

       这种要求高准确度的动作……对于现在的他,无疑是一个挑战。

       “不行哦,芥川君,”太宰一早拿出了PSP继续打游戏:“水果可是很贵的呢,虽然可以赊账但不能浪费哦~”

       芥川闻言咬了咬牙,再次唤出罗生门,高度集中注意力操控着黑色的利器,香甜透明的果汁随着切割缓缓滴落在地上,静谧的仓库里只有液体滴下溅落在地上的声音……

       芥川已经记不清到底削了个多少桃子,只知道还剩下三个桃子的时候,他终于削出了一个坑坑洼洼的桃子。

       “嗯……看来下次我得给芥川君你上一堂关于美学的课啊……”太宰端详着早已不成样子的桃子:“就认为你合格吧~”

       精神终于得以放松的芥川如同被抽去力气般,一下子半跪在地上,犹如涸辙之鱼得到了水,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。

       这番让人更想欺负他的景象落入了一双鸢色的眼睛里。早在芥川削第四个桃子的时候,太宰就停止了游戏,因为比起游戏,眼前这个部下皱着眉头认真的情形更加吸引人不是吗,就像夜莺用心头血祭献换得的红玫瑰一样艳丽。

       “芥川君,”太宰蹲下身和芥川平视,披在身上的外套在地上画了一个完美的圆:“你知道桃花有一句著名的话吗。”芥川还因为刚才精神高度集中而有些乏力,眼神不免有些空洞:“俗语?”

       “不,是诗句。”太宰抽出一张手帕递给部下,看着青年白皙脆弱的脖颈,鸢色的眼瞳暗了暗,低沉的声音在芥川耳边缓缓响起:“桃之夭夭,灼灼其华。”

       芥川还在为上级的突然亲密而紧张,于是没听清太宰后一句话而有些茫然:“?”

       太宰起身就走。

       “等等,太宰先生!”芥川意识到刚才自己怕是做错了什么,也不管乏不乏力就站起来:“刚刚这些切碎的桃子……没有落到地上,还是可以做几份水果沙拉……太宰先生……要不要来尝尝?”

       有能力的人才能活下去。芥川自诩自己做水果大杂烩还是可以入口的。

###############

修缮小哥:今天干部们放假???

Fin .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 没错是失踪人口回归系列_(:з」∠)_

   emmmmmm这个脑洞是母上削桃子(毛桃)后抱怨说手好痒的产物www突然想到让罗生门来削桃子会怎样233333

   结尾崩的厉害我也控制不住我计几 _(:з」∠)_

<太芥日常糖果贩卖机>(二)

  *高考前最后一次卖糖啦(๑•̀ㅂ•́)و✧
  *谢谢小天使们在上一篇的小心心[芥芥式比心
  *依然OOC,以及依然短小(。ì _ í。)

#我有特殊识别技巧#

    '小银,芥川前辈真的只有一件外套吗?'
    '不是啊一叶姐,哥哥有很多件一模一样的黑色外套呢!'
    '……'
    '因为太宰先生曾经送给哥哥一件,然后哥哥就买了很多一模一样的……如果一叶姐哪天看见哥哥格外爱干净,那么那天哥哥就一定穿的太宰先生送给哥哥的那件了!'
    '……'樋口:我比较想知道芥川前辈是怎么辨别外套的……
    '说起来,有件外套一直是哥哥自己手洗的,奇怪,明明送到洗衣店的……嗯,应该就是太宰先生送给哥哥的那件吧……'
    '!!!'樋口.真.全能.一叶:洗衣服这种事交给我就够了!
    '不过那件外套一直有好大一股蜜桔味儿诶,哥哥肯定气成河豚了!'
    '……'樋口:我似乎知道芥川前辈辨别外套的奥义了。

    '

<太芥日常糖果贩卖机>

  *前方OOC警告
  *我不管我就是要吃糖XD
  *我就是短小君
  *感谢 @清江 太太的指导!!比哈特!!

   '太宰先生,能不能请问你几个问题呢?'
   '当然了我亲爱的绘子小姐~'
   '太宰先生有什么在意的人呢?'
   '当然有啊~'
   '那太宰先生是在什么情况遇见的呢?'
   '啊,这个啊,稍微等等啊~我想想……大概……学校后的小树林约架的时候?'
    ' …… 那请问对方是什么态度呢?
    '不是很友好呢~'
    '能冒昧问一句对方的眼睛是什么颜色的呢?'
    '深渊的颜色~'
    '最后能问一个问题吗,最想对对方说的一句话是什么呢?'
    '上次你被我沾上蜜桔汁的外套,我已经清洗干净放在床头了哦~不用整天呆在家里呢~'

等授权等到心累_(:3」∠)_不过终于能转载了好开心(///﹃/// )首先当然是我芥啦hhh,万人迷哒宰桑|・ω・`)以及.....炸毛小矮子(•́ω•́๑)

脑男真的美哭我(●°u°●)​ 」